第五十二章 探宝

林意占了廉价,沿着山道疾走,直往灵宝库而去。他很等待再捡个大廉价。灵宝库是专门仓库,和那些粗炼的工坊都不在一处,便是一栋红漆脱落的大殿,看款式应该也是和南天院的膳堂相同,是物尽其用,从前这山上的山神庙改的。仓库门口有一名白叟,在春色里披着薄毯晒太阳。令林意有些绝望的是,这名白叟对他毫无爱好,听了他说是这一级的巡狩割,又见了吴姑织的黑牌之后,这名白叟便仅仅说了只准挑三样,便让林意进了仓库。接着这名白叟便是自顾自的眯着眼睛持续享用春色,鼾声轻轻,时睡时醒的容貌。“这可真是头疼。”林意一进这仓库便是顿觉莫衷一是,乃至无从落脚。这灵宝库不像丹坊有条有理,堆放得反常凌乱,尤其是许多矿石随意堆在一同,乃至给人一种不是进了仓库,反却是进入了某处开矿矿洞之中的感觉。“那不管了,只挑书中看过的奇特灵材。”外面白叟的鼾声断断续续,林意细想这白叟和关牵黄说过的话,心中便逐渐理解这白叟对自己从这仓库里带走任何三件东西应该都不会关怀。灵宝库中光线暗淡,林意行走其间,乃至有种隐秘的探宝般感觉。“叮”的一声轻响。一片碎屑不知从何处飞来,落在林意的右手手腕上。一声之后是许多声。不断有晶莹的碎屑或是碎片从两边飞来,落于林意的双手手腕。林意并没有吃惊,他知道这仅仅由于双手上那红龙银鲨的绝强磁性,看着越来越多被吸附而来的碎屑五颜六色,逐渐隔着一层衣衫都好像形成了一副新的手镯,他便不自觉有了些少年的心性,想着这些碎屑却是美观,等下自己选择完三件东西,这些吸附到双手手镯上的碎屑恐怕会有厚厚一层,届时自己说无法从这手镯上取下,不知外面那白叟会不会管。如果这些五颜六色的精金碎块或是矿石碎屑中有些特别之物,那岂不是也大占廉价?他这样的主意也才刚刚在脑海中升起,突然之间,他只觉得自己的右手突然一沉,感觉似有一件重物突然吸附到了右手手镯之上。可是令他震动的是,他目光落处,他这右手手腕处,却并没有任何大的碎块。“什么东西,如此分量?”林意用力将右手抬至眼前,吸附在他手腕上的这些碎片最多也不过成人拇指指甲般巨细一块,并且至少数十片稠浊一同,许多边际尖利,一时却是真欠好取下,也底子分辩不出到底是哪一片特别沉重。分量并非是衡量炼器资料好坏的规范,但沉重到超越幻想,如此小小一片便让林意感到吃重,这种资料,便肯定是极为稀有之物,大多都是共同的孤品矿晶,或许便是共同陨铁陨晶。林意一时无法分辩得出,他也不纠结,先看周围其它。“那是碧蛟的蛟筋?这可是北魏射天狼强弓的弦材。”也便是一眼之间,一抹碧绿的光泽敏捷招引了他的注意力,他仅仅看清的瞬间,就登时心跳加快。“果然是碧蛟筋!”林意箭步上前,将那散发着碧绿光泽之物捡起,登时欢喜不已。这是一根长筋,看上去就像是通明的胶索,仅仅从内到外却都是碧绿色,油润发光。所谓的碧蛟,是北魏北方大河之中的一种水蟒,那种水蟒成年之后喜寒,喜爱居于深水寒潭之中,猎杀甚是困难,可是北魏戎行却想出了种猎法,他们在冬日将一些瘦肉和鱼肉之中埋入钢针,然后冰冻成大团,置于冰窟之中,到了夏天时,再发掘出来,丢入碧蛟活动的水域。碧蛟夏天本来便由于水温升高而不舒适,这大团冰块落水,若是正巧有碧蛟在邻近,便登时被寒意招引而去,接着冰团略化,这碧蛟便天然吞食内中的肉|团,比及肉|团逐渐在它腹中化开,内中曲折的钢针便弹直,这碧蛟便肠穿肚烂而死,数日之后便会浮肿漂浮上水面。倒时这碧蛟浑身血肉腐朽,可是内中有一根肉筋却是完好不腐。这根肉筋便是此刻在林意手中之物。这碧蛟筋林意不只在书中屡次读到过,并且旧日他父亲的一些部将也曾谈论过。这种碧蛟筋是天然生成的最佳弦材,北魏煞费苦心的年年获取碧蛟,也正是要取这筋做弓弦。北魏最知名的强弓射天狼便是用黑牛角做弓身,用碧蛟筋做弓弦,三百步之内可穿厚甲,这种强弓,比起南梁一般的强弓几乎强出一倍不止。南梁的一般强弓,三百步能刺穿血肉,就几乎是极限。但南梁的一般强弓,若是弓身不换,仅仅换了这碧蛟筋弓弦,便也能挨近三百步穿厚甲。所以这奥妙只在这弓弦而不在弓身。林意看过的一些笔记上早就记载得理解,这碧蛟筋弦只需灌输少量真元,便瞬间变得柔软易开弓,但真元敏捷散失之后,这弓弦便康复如初,坚韧度和弹性惊人。简而言之,这是极为合适低阶修行者的兵器。昨晚商议时,萧素心便觉得只需一柄通天剑不行敷衍,她那通天剑虽然是真实的飞剑剑胎,但就现在而言,在她手中最多只能算是一柄匕首。她和林意是规范的只能近身战,至于齐珠玑的乱红萤,也不过便是数十步之内的杀伐,三人就现在而言,却是正缺这样的远攻强弓。任何时不如恰逢时,任何好也不如适可而止。林意拿了这碧蛟筋便不舍得放下,直接算是选定了第一件物。“齐珠玑说是要一件甲衣,这儿现成的甲衣却是不行能有,与其选择一件不尽善尽美的东西,倒不如换件满足令人心动的。”林意在整个仓库内走了一圈,在一块兽皮和一块黑乎乎的石头之中选了那块黑乎乎的石头。这兽皮和黑石都不是凡物。兽皮是天漠区域的一种共同巨蜥皮,这种巨蜥皮不厚,可是极为坚韧,乃至阻隔真元透入,但这块兽皮眼下只需几尺见方,按林意的估量,齐珠玑要用几乎仅够做一片胸甲。这黑石则是产自党项境内,党项土人叫做“百淬石”,之所以得名,是由于打铁时只需参加一小块这种黑石一同锻打,成效便可百倍,炼出的玄铁精钢的质量提高不知多少。这种黑石在前朝被发现之后便很多运用,前朝典籍中称之为“炼兵石”,但这种黑石本来稀疏,到了数十年前便已近乎绝迹。现在林意选择的这一块炼兵石足有拳头巨细,估量足以加强两三件兵刃。关于最终一件东西,林意却是有些犯难。(太累了今日写不动了,我先歇息去,明日字数再多点。有票投点票鼓舞啊。)